搜索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时事新闻

央视起底茶颜悦色与茶颜观色之争

发布时间:2022-05-12 08:38:22 作者:小羽毛 点击:105 【 字体:

2021年4月2日,网红奶茶“茶颜悦色”快闪店在深圳开业。据报道,当天排队预约的人数甚至突破5万。而购买茶颜悦色的代购费或者黄牛号,被炒到200至500元人民币不等。网友戏称:“坐飞机去长沙买可能更快些。”

你喝的是“茶颜悦色”还是“茶颜观色”?两“茶”之争,“李鬼”竟反诉李逵侵权…

图片来源:央视网

有人迷惑了:“茶颜悦色有这么难买?我家门口就有啊,天天喝。”

恭喜你,大概率是买到了“茶颜观色”

相似度极高的店名、包装、装潢......“茶颜悦色”和“茶颜观色”,谁是“李鬼”?

2022年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提到“茶颜悦色”奶茶诉“茶颜观色”不正当竞争一案。

一家奶茶店的维权案,为什么能和众多关乎国计民生的案件一起进入最高法的工作报告?其背后是国家对“李逵vs李鬼”、“劣币驱逐良币”等市场问题的关注,以及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决心。

2022年5月1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今日说法》播出节目《两“茶”之争》,对这起案件进行了详细拆解。明目张胆蹭热度,欺骗消费者,“李鬼”为何如此嚣张?

“茶颜观色”:

加盟店到处开,利润高达50%

雷同的装潢设计,真假难辨的店面招牌......随着茶颜悦色名气逐渐打响,市场上出现了不少山寨模仿的品牌,其中打“擦边球”最明显的就是“茶颜观色”。

03:37

“茶颜观色”是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旗下的加盟品牌, 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 “(茶颜观色)可以有50%的利润。”

你喝的是“茶颜悦色”还是“茶颜观色”?两“茶”之争,“李鬼”竟反诉李逵侵权…

“李鬼”不惧李逵:

“就蹭热度,你管我?”

“茶颜悦色”深耕长沙本地市场, “茶颜观色”则开在其他城市, 二者本来相安无事。 然而, 在“茶颜悦色”开店第六年,店铺斜对面赫然出现一家“茶颜观色”。无论是外观还是广告,二者都极为相似。很多游客慕名去买“茶颜悦色”, 却买到了“茶颜观色”。

你喝的是“茶颜悦色”还是“茶颜观色”?两“茶”之争,“李鬼”竟反诉李逵侵权…你喝的是“茶颜悦色”还是“茶颜观色”?两“茶”之争,“李鬼”竟反诉李逵侵权…

对此, 这家 “茶颜观色” 的店长直言不讳: “我就蹭热度,你管我。”

“李鬼”反告:“茶颜悦色”侵权

2019年10月, 洛旗公司起诉“茶颜悦色”, 称其使用的商标、字体与自家商标相似, 构成侵权, 要求“茶颜悦色”方 赔偿损失、发表致歉声明。

然而, “茶颜悦色”商标注册于2015年,而洛旗公司成立于2017年, 2018年从第三方处受让获得“茶颜观色”商标。

对此, 洛旗公司代理律师表示, “茶颜观色”商标在受让前,已于2008年成功注册,比“茶颜悦色”更早。

法庭认为, “ 茶颜观色”商标在注册后几乎无人知晓。 2018年,原告洛旗公司在 理应知晓“茶颜悦色”知名度的情况下, 仍然受让使用注册商标“茶颜观色”, 并以此提起商标侵权诉讼,主观恶意明显,驳回了洛旗公司的诉讼请求。

“茶颜悦色”怒诉:

洛旗公司属于不正当竞争

2020年8月, “茶颜悦色”将洛旗公司、刘琼饮品店等 一 并起诉, 理由是“洛旗公司使用与茶颜悦色相似的装饰装潢 进行宣传,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 一审判决被告洛旗公司和凯郡昇品公司 停止在全国范围内与“茶颜悦色”相同或近似装潢的广告宣传、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茶颜悦色”的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累计170万元。

一审判决后, “茶颜观色”众多加盟商也受到牵连。 有的加盟店被当地商场劝退, 有的加盟店被市场监管局要求进行整改。

加盟商称, 洛旗公司曾宣传“与茶颜悦色是一家公司”:“觉得自己被骗了,又不敢承认,很丢脸的感觉”“很担心,不敢再开下去,怕茶颜悦色告我们”。

而当他们前去维权时, 洛旗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两“茶”之争,

“李鬼”为何如此猖狂?

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表示, 一个原因是, 部分经营者唯利是图, 当违法收益高于违法成本,有些企业就会铤而走险;另一方面, 部分受害品牌企业只注重市场拓展,而忽视了权益保护, 或是考虑到自身体量不大,便漠视了侵权行为,甚至希望山寨企业给自身带来影响力,这是非常危险的想法。

被侵权企业如何避免被“李鬼”盯上?

品牌企业应趁早申请专利、注册商标;

品牌企业可通过大数据、大分析等现代技术手段及时跟踪、固定和保全侵权证据,将侵权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避免侵权企业发展壮大后增加维权成本。

加盟商受到企业的诱导、欺骗,是否可以提出索赔?

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建议,无过错的加盟商可以凭借合同、证人证言等相关书证、物证进行维权,向侵权的企业总部提起民事责任诉讼,追究其违约责任。

那么问题来了:

你喝的是“茶颜悦色”,

还是“茶颜观色”?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ID_501594642

编辑|段炼 盖源源

校对|孙志成

来源:央视网综合最高人民法院、新闻联播、澎湃新闻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官方回应陶虹从张庭公司分红4.2亿

官方回应陶虹从张庭公司分红4.2亿
连日来,张庭夫妇涉嫌传销事件持续发酵,而演员陶虹也成了深陷舆论漩涡的人。4月21日, “陶虹从张庭夫妇经营的达尔威公司5年分红4.2亿”的爆料冲上热搜。当天,封面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了陶虹的经纪人刘小姐,对方声称对陶虹和张庭夫妇公司之间的经济往来并不知情。而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

网传上海劝外地人返乡?上海发布回应

网传上海劝外地人返乡?上海发布回应
有网友问:外地朋友发消息说,网上看到上海在劝外地人返乡,还说会资助外地人返乡,有这回事吗?上海发布回应:上海并没有让来沪人员离沪返乡。民政部门负责人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疫情期间,针对外地来沪且在沪无固定住所的社会流浪人员,如有困难,将帮助其离沪。您所说的传闻,可能是对这个信息的误读。上海继续强化“...

上海金融从业者的“封控生活”留守超过15天

上海金融从业者的“封控生活”留守超过15天
来源: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3月30日电 (马静 魏薇)连夜从机房中搬出电脑、赶在封控前午夜赶往单位、在办公室内支起折叠床……近日,上海金融从业者的“封控生活”一度在朋友圈刷屏。 华鑫证券信息技术部张林方负责部门员工的留守安排,他告诉中新经纬,公司实行AB轮岗制,每周一换,但有些同事因为小区...

上海阳性人员翻墙外出被立案调查

上海阳性人员翻墙外出被立案调查
上海市公安局刚刚发布警情通报:4月28日11时许,宝山警方接报警称,居住在同济支路的核酸检测阳性人员白某某(男,51岁)擅自外出。警方立即组织力量开展查找,后在宝山区漠河路东林路附近找到白某某,并将其送医收治。经查,当日上午白某某接到疾控中心通知,其核酸检测阳性,需就地等待转运。为逃避防疫管控,白从住处攀爬...

央视报道上海超市疑摆拍?官方回应

央视报道上海超市疑摆拍?官方回应
据上海网络辟谣微信公众号消息,4月17日上午,不少网友给上海辟谣平台留言,询问4月16日央视新闻联播中关于“上海坚持动态清零,做好生活物资供应”报道中的画面是否真实。有网友质疑,画面是否是“群演”“摆拍”?针对以上疑问,经上海辟谣平台了解,该画面由金山区融媒体中心提供,反映的是4月15日金山区超市的真实情况。...

蔡奇:北京全市上下要紧急动员

蔡奇:北京全市上下要紧急动员
全市上下要紧急动员!蔡奇连续调度并到朝阳区现场检查,要求深查细排、快筛严管连日来,市委书记、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蔡奇多次主持召开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会议,4月25日上午又来到朝阳区核酸采样点、商超、封(管)控区域,调度检查疫情处置和市场供应,慰问防疫一线...

世卫组织:新毒株XE传播速度比奥密克戎BA.2快

世卫组织:新毒株XE传播速度比奥密克戎BA.2快
世界卫生组织3月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此前英国发现的一种被称为XE的重组毒株已报告并确认了超过600个基因序列。早期调查表明,与目前全球占主导的奥密克戎BA.2型毒株相比,该新毒株的增长率优势约为10%,但由于数据样本太小,其是否会成为未来潜在的威胁还需要进一步观察。这份报告指出,该重组毒株是奥密克戎子毒株BA....

年内最贵新股遭7.78亿弃购

年内最贵新股遭7.78亿弃购
原本中签如中奖的新股,如今遭到越发剧烈的弃购。4月17日晚间,科创板新股纳芯微(688052)发布发行结果公告:本次发行股数2526.6万股,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338.15万股,弃购股数占本次发行总量比例13.38%,弃购金额7.78亿元。此前上市发行公告显示,纳芯微本次发行价格230元/股,该价格对应的融资规模58.11亿元。年内最贵...

新郎新娘同名同姓同年生

新郎新娘同名同姓同年生
说真的结婚就是和自己过日子。新郎新娘同名同姓同年不是重点,现实干货才是重点。Y查乐干货时间到:1. 大家发现没?结婚时间长了就是自己和自己过日子。每个人把自己过好了,家庭也就好了。家是最小的国,国是最大的家,家里每个人把自己照顾好,不给他人添麻烦,这个家就自然好了。最怕就是自己过得不好,还要依赖别人,不...

男子离家18年不知老房被拆迁

男子离家18年不知老房被拆迁
离乡18年后,竟意外得知自家老房已被拆迁。4月12日上午,居住在陕西西安北郊平房里的陈钟克(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如果不是回乡办理二代身份证,他可能至今还被蒙在鼓里。老房子被拆,但自己却并没有分到回迁房。一年时间来,从村里、街道办到自己所在的西安高新区管委会,陈钟克跑了多个部门,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离...
返回顶部